習近平考察北大 同老教授湯一介促膝談心
  在第30個教師節來臨之際,北京大學卻失去了一位國寶級的老師。昨晚8時56分,北大哲學系終身教授、《儒藏》總編纂湯一介先生在京逝世,享年87歲。
  如今,北大兩位國寶級專家季羡林、湯一介均已仙逝,令人惋惜。
  湯一介的遺體告別儀式將於9月15日上午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
  探訪辦公室書架上擺著父親的著作
  湯先生的辦公室位於哲學系旁邊的一個四合院的小偏房,環境清新優雅。
  辦公室只有十多平方米,一張書桌,一把椅子,書桌上擺放著一本厚厚的《反本開新》,左側的書架上擺滿了哲學書籍,包括湯一介父親、哲學家湯用彤的著作和湯一介的著作等。
  工作人員介紹,今年5月,國家主席習近平特地到這裡看望他。
  今天上午,記者看到北京大學哲學系主任王博正在與湯一介先生的幾個親密學生商量後事。
  王博介紹,湯一介先生於昨晚21時許逝世,享年87歲,為了悼念湯一介先生,北京大學將設置靈堂。9月15日上午,在八寶山殯儀館舉行遺體告別儀式。
  家人夫人神色平靜說“昨天已經哭過了”
  今天上午10時30分,記者來到湯一介先生的住處——北京大學朗潤園13號樓。
  這間位於一層兩室一廳的房子,外面種著一些花草,約60平方米大小的屋內陳設簡單。
  木質的沙發和其他傢具顯得很新,牆上掛著一幅朋友送給湯老的書法,茶几上擺著一張湯老的生活照以及老先生的著作。
  在這裡記者見到了湯一介的夫人樂黛雲教授,以及湯一介先生的多位好友和學生。
  拿著湯先生生前的照片,湯老的學生和朋友討論著這位泰斗的生前舊事,並不時安慰樂黛雲教授。讓她多吃些東西,節哀順變。
  面對朋友的開導,樂教授神態平和,不時面帶笑容地和朋友聊天、開玩笑,還調侃外國老人不會用手機。
  樂黛雲教授身穿一身黑色套裝,她手中的電話不時響起,均是好友打來的悼念電話。
  “你看我現在狀態還可以吧,我昨天已經哭過了,現在很平靜。生活還要繼續。”樂黛雲教授說,在湯老病重的三個月里,她一直在身旁照顧,一直都吃不下飯,平時就吃一些水果喝一些豆漿,比之前消瘦了不少。
  樂教授告訴記者,她的女兒已經回國,現在在醫院里處理湯老的後事,兒子將於明天趕回北京。
  離去彌留之際時而清醒時而昏迷
  北京大學哲學系工作人員向記者講述了湯先生生前的最後日子。
  一年多來,湯一介身體一直不好,有時在家裡養病,有時候去醫院。
  最近一段時間,經常到校醫院看病,但是病情尚穩定。9月7日,湯先生住進北醫三院,昨天處於時而清醒、時而昏迷狀態。
  昨天晚上9點,湯一介因肝臟衰竭去世。湯一介逝世前夕,湯先生夫人樂黛雲、女兒以及湯先生的親密學生、哲學系領導守在病床前。
  “我想得開,我們對生老病死都能看開。”湯一介先生的學生李中華介紹,樂黛雲女士精神較好,非常悲痛,但是仍然對救治湯先生的醫護人員表示了感謝。
  追憶 在病中仍然不忘文化復興
  “上個月的時候,先生還囑咐我要文化復興,沒想到他會突然去世。”湯一介的學生李中華上個月去探望他,他在病床上囑咐要加緊工作。
  “可以說,他一直在工作。”北京大學儒學院副院長乾春松對湯先生印象最深的就是“工作”,乾春松經常到湯先生家中,湯先生每天下午工作兩個小時,房間里堆滿了書籍。有一次,乾春松看到湯先生正在研究一本胡適當年用過的講義,覺得湯先生太辛苦,就囑咐他要休息。
  湯先生說:“我停不下來,我邊工作邊養病。”湯先生直到逝世前還擔任幾個課題的主編,對於普通教授來說,一個課題就已經非常辛苦,湯先生幾個課題都不放鬆,經常詢問各個課題組進展情況。
  湯一介的學生、北京大學哲學系主任王博1985年上了湯先生第一堂課,湯先生給他講授魏晉玄學,講課給王博留下了深刻印象。王博也成為眾多弟子中陪伴湯先生走完最後一段路程的學生。
  “先生剛毅木訥,溫而厲。”因工作原因,王博與湯一介多有接觸,在王博眼中,湯先生學術研究上可以用“嚴厲”來形容,一絲不苟,表達學術觀點非常直白,待人接物非常溫和,不管誰有需求,湯先生總是儘力滿足。
  人物 中國哲學問題的思考者
  湯一介於1927年2月16日生於天津,出身於書香門第,父親湯用彤則是哲學大家。父親囑咐他的兩句話“事不避難,義不逃責”是家風。
  1951年自北大哲學系畢業後,湯一介便留校任教,為北大哲學系資深教授。夫人樂黛雲是北大中文系教授,為中國比較文學的奠基人。
  2012年湯一介獲首屆“吳玉章人文社會科學終身成就獎”,頒獎詞中將他描述為:“湯一介先生力主思想對話,引領風氣之先,傳承中國學脈,執掌《儒藏》編修。他所創辦的中國文化書院,重啟了傳統文化熱潮;他所主張的普遍和諧、中國解釋學和新軸心時代,激活了融通中西的世界之中國;他所撰述的《郭象與魏晉玄學》、《中國儒學史》,彌倫群言而精研一理,為中國思想的當代價值立言辯德。”
  2002年,湯一介提出編纂《儒藏》的建議,2004年初,他任組長的《儒藏》編纂工作小組正式啟動工作。
  今年五四習近平造訪北大時,曾看望湯一介瞭解《儒藏》編纂情況。
  今年6月19日,抱病在身的湯一介還出席了十卷本的《湯一介集》發佈會,“我想繼續再寫文章,講我自己的感受,講我對人類社會的理解,講我對天人關係的理解。作為一個哲學家或哲學工作者,最主要的特點是思考問題,提出問題供大家參考,而解決問題則需要靠大家一起努力。我應該繼續努力把我想的問題提出供大家討論,這樣才不負作為一個學者、一個教師的責任。”
  湯一介反對人們用“國學大師”稱呼他。他認為,“大師”應該有一個思想的理論體系,而他自己只是中國哲學問題的一個思考者。
  文/記者蔣桂佳馬曉晴實習生黃小妹
  生前好友在家中與湯一介的夫人樂黛雲一起悼念逝世的老先生 攝/法制晚報記者付丁
創作者介紹

戀之

ze91zeuny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